德媒称若对俄油限价太低会有麻烦,具体会表现在哪些方面?还有哪些信息值得关注?

2022-12-07 12:00:19
据德国《南德意志报》网站12月3日报道,批评西方对俄石油限价政策的人认为,对俄油每桶60美元的这个“盖子”太小了。波兰一直在争取30美元的价格上限,乌克兰政府也支持这一标准。 报道称,这些批评者低估了采取更严厉干预的风险——他们忽视了一个事实,即限价只是一场更大规模行动的一部分。比限价更重要的是欧盟和其他西方国家同时对俄罗斯石油实施进口禁令。现在俄罗斯将失去一个巨大的市场。普京总统会尝试向其他地区出售石油,毕竟中国、印度和其他新兴国家没有参与禁运。价格上限只是一个额外的保障,它进一步提高了新兴国家的谈判地位,并将阻止俄罗斯在未来油价大幅上涨时获利。 报道指出,30美元的限价当然会更大幅度地减少俄罗斯的收入。但是,普京到时很可能会将威胁付诸实施,削减向亚洲和非洲的出口。这将导致全球油价暴涨,特别是给贫穷国家带来沉重负担。欧盟和全世界应避免这种麻烦。'

业内人士并不看好这一限价,若俄罗斯拒不接受,并停止向执行限价的国家出口石油,这一强行干涉市场的限价机制可能失效。

该限价机制能否奏效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主要产油国和国际市场上买家的反应。限价机制将给市场带来新的不确定性,增加供应短缺和油价走高的风险,本已陷入能源困境、遭受高通胀和滑向衰退边缘的欧洲经济或将再受重创。

俄罗斯副总理诺瓦克称,俄方不会向设置价格上限的国家供应石油,无论价格上限是每桶60美元或任何其他价格,都是对市场机制的干扰。

12月4日,“欧佩克+”举行了第34次部长级会议。不少与会官员认为,西方对俄油限价不会达到很好的效果,实施限价可能形成一个“买方卡特尔”。

做为石油输出国组织当然不希望看到买方联合压价,这触犯了他们的底线。

德国商业银行预测,欧盟对俄油禁运和限价可能会导致2023年初石油市场明显收紧,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或在未来几周回升至每桶95美元。

俄罗斯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向执行价格上限的国家出口石油,这意味着俄罗斯石油对外出口可能减少。欧佩克已经决定减产,全球供应将出现紧张,进而推动油价继续上涨,甚至可能达到每桶120至150美元。

欧盟跟着美国断绝了俄罗斯的能源,已经造成目前欧洲能源供应不稳定,价格高涨。现在又对俄罗斯石油限价,如果再次导致油价飙升,欧洲又惨了,美国又要笑了。

老一辈欧洲政治家都认为只有与俄罗斯保持良好的贸易关系,才能保证欧洲的平安。贸易本身就是对双方的牵制。

现在的欧洲政客满脑子政治正确,彻底与俄罗斯闹僵,不用俄罗斯的能源,还要打击俄罗斯对其他国家出口能源的价格。这种斩尽杀绝的做法只会引来俄罗斯更大的报复,冤冤相报何时了,欧洲陷入泥潭不能自拔。

欧盟太高看了自己,既没有军事能力保护自己,也没有政治权威得到盟友的支持,一次次被美国出卖,却一次次往自己头上套绳索,真是服了这班欧洲政客。

,

经过数月谈判,欧盟最终敲定对俄罗斯海运原油设置60美元/桶的价格上限。G7和澳大利亚也达成协议,会遵循这一限价标准。限价令自12月5日开始施行,同日生效的还有欧盟的俄罗斯海运原油禁令(以下简称“禁运令”)。这意味着今年2月份俄乌冲突升级以来,西方针对俄罗斯的最重磅石油制裁终于“靴子落地”。

按照限价令,限价联盟禁止其管辖范围内的公司为俄罗斯石油销售提供服务,除非石油的售价不高于价格上限。这些服务包括航运、保险和融资等。俄罗斯及其石油客户如果以高于上限的价格交易,必须另寻他径。

G7和欧盟希望借新一波制裁削减俄罗斯的“战争基金”,但彭博社专栏作家哈维尔·布拉斯认为,仅靠切断石油美元的流动性是难以让俄罗斯屈服的,“同样的政策对伊朗和委内瑞拉都不起作用,何况这两个国家的财政状况都比今天的俄罗斯弱得多”。

在12月4日限价令生效前夕,俄罗斯副总理诺瓦克重申,莫斯科不会接受西方设定的上限,并表示只会按照市场价格出售石油,即使面临减产。

“折中禁令”

石油是俄罗斯经济的命脉,也是俄军“特别军事行动”的关键资金来源。行动发起后,西方制裁虽然使得俄罗斯原油生产和销售受阻,但由于俄乌冲突升级后油价上升,石油出口每月仍为俄罗斯带来约200亿美元的收入。国际能源署的报告指出,俄罗斯的石油收入在6月达到210亿美元的高位,10月份虽收缩至173亿美元,但依旧高于战事爆发前的水平。

从12月5日开始,作为俄重要市场的欧盟将禁止进口在俄罗斯生产、由海路运输的原油。这被形容为“折中禁令”:保加利亚享有2024年年底前无需实施禁运的豁免,因为该国炼油厂只是为接受俄罗斯原油而设计的;此外,管道运输不受影响, 地处内陆的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仍将通过德鲁日巴管道进口俄罗斯原油,但德国与波兰表示会在年底前停止管道石油进口。

禁运令是欧盟在6月初通过的一揽子对俄经济制裁的一部分。根据6月的方案,欧盟计划在12月5日完全禁止海运进口俄罗斯原油、自2023年2月5日完全禁止海运进口俄罗斯成品油。除禁运令外,欧盟还将限制欧盟服务商为向第三国输送俄罗斯原油提供保险、融资等服务。

由于担心欧盟的全面禁令可能导致俄罗斯石油大幅退出市场,进而推高全球油价、令通胀失控,以美国为首的G7提议对俄罗斯原油价格设定上限,以期在不威胁供应的情况下限制俄罗斯的石油收入。

尽管一些欧盟成员国对俄油价格上限的实际执行抱有疑虑,在10月公布的制裁方案中,欧盟还是为俄油价格上限机制铺平了法律道路,但并未给出价格上限的标准。在10月的制裁方案中,欧盟亦规定,联盟内航运公司不得为俄罗斯石油提供承运服务,除非这些石油按价格上限的规定装船。

价格标准怎么定才能既限制俄罗斯石油收入,又不至于让俄罗斯停产?欧盟对此迟迟未能决断。亲近乌克兰的波兰、爱沙尼亚以及立陶宛力主将价格上限压低至生产成本的水平,以大幅削减俄罗斯的石油收入。而航运大国希腊、塞浦路斯以及马耳他则要求价格上限达到或高于每桶70美元,以确保他们的商业利益不会受损。因为众口难调,欧盟直到12月2日才达成协议,设定60美元的价格上限,而近来俄罗斯旗舰产品乌拉尔原油的成交价均未超过这一上限。

此外,G7和欧盟政策制定者会每两个月或在需要时更频繁地审查价格。首次价格审查将在1月15日进行,目标是将上限保持在比俄罗斯石油的市场交易价格低至少5%的水平。据媒体报道,加入这一价格审查机制是波兰愿意让步的原因。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价格上限将大幅减少俄罗斯的收入。她还表示,这一举措“将帮助我们稳定全球能源价格,使全球新兴经济体受益”。

“价格上限将特别有利于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美国财长耶伦在协议达成后的一份声明中说到。“无论这些国家是在上限内还是上限外购买能源,上限将使他们能够为俄罗斯石油讨价还价,获得更高的折扣,并从更加稳定的全球能源市场获益。”

另一方面,俄罗斯驻美大使馆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抨击西方“重塑自由市场原则”,强调尽管限价令出台,俄罗斯石油仍将会受到欢迎。

塔斯社12月3日援引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的话说,俄罗斯不会接受每桶60美元的价格上限,并表示已经为此做了准备。路透社12月5日援引消息人士指,克里姆林宫正在起草一份总统令,禁止俄罗斯公司和交易商将俄罗斯原油出售给加入价格上限机制的国家和公司。

多位分析师指出,近来俄罗斯原油的成交价格较低,上限暂时不会真正影响莫斯科的石油收入。这也是泽连斯基批评该措施“软弱”的原因。

法国外贸银行分析师乔尔·汉考克表示,60美元的价格标准显示G7寻求将俄罗斯石油留在市场上。汉考克说,市场倾向于认为,俄罗斯原油出口将比先前预期的保持更大的弹性。

布鲁盖尔智库高级研究员西蒙娜-塔利亚皮耶特拉认为,每桶60美元的上限不会伤害俄罗斯。“但如果我们先引入它,然后随时间推移通过降低上限来增加压力,这可能是有意义的 。”

“影子舰队”

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爱德华·费什曼表示,价格上限政策的实质是“服务提供商卡特尔”,指西方凭借在保险、航运业垄断特定资源,试图以达成价格上限的方式来决定销量和价格。俄罗斯海运石油中,有约55%由希腊的油轮承运;有约95%通过总部设在伦敦的国际船东责任互保协会组织投保,而该组织主要通过欧盟内的保险机构分保。费什曼指出,如俄罗斯不使用G7和欧盟提供的服务,维持目前的出口水平将比较困难。

彭博社指出,对于俄油进口国来说,并非没有替代方案,比如可以选择俄罗斯保赔公司提供的保险服务。然而,与欧盟所支持的传统保险市场相比,俄罗斯保险市场的深度仍然较小。俄罗斯交通部副部长日前表示,俄罗斯保险已获得印度和土耳其的承认。

此外,据媒体报道,依赖欧洲油轮运输原油的俄罗斯已购买100多艘油轮以组建一支“影子舰队”,试图规避西方的制裁,保持石油出口。航运经济公司Braemar的一份报告指出,与俄罗斯有关的运营商可能购买了29艘超级油轮,每艘可装载超过200万桶原油。该报告还指出,俄罗斯可能还添置了31艘苏伊士型油轮(运载量约每艘100万桶)以及49艘阿芙拉型油轮(运载量约每艘70万桶)。不过,这些船只一般有12年至15年的船龄,将在未来几年内报废。

“影子舰队”在过去为受制裁的伊朗和委内瑞拉运输石油。根据2020年美国财政部的报告,“影子舰队”有多种手段躲避西方制裁,包括关闭卫星发射器、更换旗帜或在海上进行船对船的转运,或者在没有保险的情况下航行。

虽然“影子舰队”可以减轻制裁的影响,但无法完全消除。《华尔街日报》指出,老旧的船只航行缓慢,运输效率受限,此外在苏伊士运河等咽喉要地,缺乏保险的船只可能遭到当局扣留。

摩根大通全球商品交易策略主管娜塔莎·卡涅瓦表示,制裁生效后,俄罗斯原油油轮运力的缺口至少为每日100万桶。航运经济公司Braemar则预计,俄罗斯的石油运力缺口在每日70万至150万桶之间。

《金融时报》指出,因为缺乏油轮,且欧盟以外难以找到足够的新买家,俄罗斯石油出口将在未来几个月下降,而“下降的幅度可能决定油价在2023年是飙涨还是暴跌” 。

而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OPEC+在12月4日召开在线会议,决定维持此前设定的每日减产200万桶的决定,以“不变”来应对未来几个月难以预测的供需。

12月5日,市场反应平淡。北海布伦特原油交易价格约为每桶87美元,仅较周五价格略有上涨,比6月每桶110美元的近期高点有所下跌。

“制裁的代价”

根据能源报价机构阿格斯(Argus Media)的数据,俄罗斯主力出口品种乌拉尔原油的交易价格为每桶50美元,比作为国际指标的北海布伦特原油低约30美元。在2021年,这一石油品种与指标产品的平均价格差仅为2.85美元。

乌拉尔原油由俄罗斯西部港口运出,此前主要销往欧洲。俄乌冲突升级后,欧洲买家开始回避俄罗斯,俄油逐渐流向亚洲。由于处理俄油的风险上升,俄罗斯不得不向印度、土耳其等亚洲买家提供大幅折扣。亚洲买家以低于基准价格的价格购买,精炼后的产品则以市场价格交易,当中形成了可观的利润空间。

大宗商品市场数据公司Kpler的数据显示,俄罗斯已经超越沙特成为印度的第二大供油国,而战前印度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仅占总进口量的0.2%。印度外长苏杰生11月到访莫斯科时表示,印度会继续购买俄罗斯石油。12月5日针对俄油的限价令生效后,印度石油部长哈迪普·辛格·普里表示,“印度没有受到停止采购的压力”。

虽然到明年初,几乎所有来自俄罗斯的海运原油和成品油都会被挡在欧盟大门外, 但俄罗斯石油仍有合法进入欧盟的途径。彭博社指出,根据欧盟的指南,一旦原油被提炼,就不再受到上限的限制。换言之,当源自俄罗斯的原油经第三国炼油厂提炼为柴油等燃料后,将不会被视为源自俄罗斯,因此可以合法地输送到欧盟。

石油分析师约翰逊·莱奇向媒体表示,这就是“制裁的代价”:制造了很多不必要的里程,给印度炼油商带来了更大的利润,并导致消费者不得不承受更高的零售价。

'